故事:跟毒舌帅哥斗嘴后,我拉肚子去医院,谁知对面的急诊医生正

2019-11-09 21:35:42

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安静,少说

“亲爱的爸爸妈妈,兄妹,阿姨,你好。我是叶颖,23岁,目前在中国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院学习。我内心空虚,想坠入爱河,但我错过了坠入爱河的最佳时机。我劝你不要吝啬,把我介绍给你周围所有高质量的单身年轻人!”

叶颖热情地输入了这一串单词,并点击发送到他的微信群。

然后,她把手机扔在一边,看着镜子,看到眼睛和额头上有三个新的粉刺,渴望地叹了口气。

这件事也从今天早上开始。

作为一名在大学学习的医科学生,当叶颖想起要找导师时,学校广受欢迎的导师早就被好学生抢走了。叶颖看了看剩余的导师人数。一个是著名的张教授,另一个是陈箓,他正准备转学,但不知道是谁负责。

考虑到张教授凶狠的面孔,叶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今天早上是她作为研究生的第一天。

在等老师到教室的时候,叶颖看着她的新同学欧·秦海开裂的脸,由衷地钦佩道:“你是怎么做到不长粉刺的?看看我,昨天我又喝了三杯。”

她指着自己的前额。谁想等欧·秦海的回答?一个好男孩在她头顶上出现:“你多久没恋爱了?”

"母亲是单身。"叶颖下意识地回答,这才觉得不对劲,抬头看着那个白人,“不关你的事……”话还没说,叶颖看着我面前棱角分明的脸,咽了咽口水。

这张脸是如此美丽,有着如画的眼睛和薄薄的鼻梁,尤其是卷曲纤细的睫毛。当一个女孩看到它时,她很嫉妒。

好看的人总是有特权的。叶颖整理了一下语言,娇羞地说:“这个同学,我还是单身,所以……”

"所以女性荷尔蒙减少,男性荷尔蒙增加,内分泌失调,天生容易长粉刺."他郑重其事地说,叶颖是明白的,这是说她缺乏性生活?

就在她准备攻击的时候,那个男人转向讲台,补充道,“另外,我不是你的同学,而是你未来三年的导师陈箓。”

这个人很高,当他说这话时,他微微弯下了嘴角,甚至他微笑的弧度也恰到好处。

叶颖无法忘记当时所有女生的花痴表情和她做出反应后对自己的嘲笑。

叶颖心里那口气憋不下去了,差点闷死自己。

所以她决定要坠入爱河,即使这是一次相亲!

这时,手机传来微信的提示音。叶颖摇摇头,忘记了今天早上的不快。拿起手机后,大家已经进行了热烈的交谈。

这个群体被称为“一个相亲相爱的家庭”,是叶妈妈第一次学会使用微信时创建的一群亲戚。

叶颖不知道她是否恋爱了,但她确实看到了。没过多久,她的这一段就被发送出去了,所有的人都很好地忽略了它。

叶妈妈:“现在就删除它!快看!观看后请迅速转身!”

阿姨:“转过身来!我认为我以前没有用过错误的方法。这真是太可怕了。”

姐姐:“不太坏,不太坏。现在改变还不算太晚。”

……

叶颖想知道她的脚趾怎么了。

她点击了母亲的微信链接,弹出的页面列出了100条健康知识,比如:惊人的秘密!白糖和醋不能一起吃!鸡汤需要这样煮才能更有营养...

叶颖板着脸翻过这一页。小组中的母亲刚刚遇到她:“文章说,如果你吃更多的大蒜解毒,你可以吃更多,痤疮不值得成为目标。”

叶颖:“我长粉刺,大多数人都不想长!”

叶妈妈:“不要闭嘴。你整晚没睡。文章还说熬夜很容易掉头发!”

叶颖:“……”

叶颖:“如果你不能一起吃白糖和醋,你就不能吃你最喜欢的糖醋里脊。”

叶颖:“鸡汤长期以来因缺乏营养而遭到驳斥。如果你少喝点,脂肪会让你发胖。”

系统提示:您已被叶妈妈从群聊中移除。

"……"

叶颖觉得她一定不是自己的。

叶颖预感到没有相亲的希望,决定自己离开这个名单。

所以她皱起眉头,抬头喝了三杯绿色果汁。

粉刺的产生一定是由于解毒能力差,而不是女性荷尔蒙的减少,是的,一定是!

叶颖喝了三杯绿色果汁后的粉刺没有消失。相反,那天晚上她呕吐和腹泻。她连续跑了五六次厕所。最后,她受不了了,脸色苍白地去了医院。

只有叶颖没有想到今晚急诊室的医生是刘晨,今天早上在大家面前嘲笑母亲和胎儿的导师刘晨。

他穿着一件白色外套,这使他的脸变得更柔软。

叶颖几步,回头往回走。

陈箓拦住她:“叶颖?”

叶颖愁眉苦脸地转过身,挤出一张笑脸。“好向导,好导师。”

“嗯。”陈箓点点头,“你学了什么专业?”

"胃肠病学系."叶颖有些不明白刘辰问的原因。

“你在看什么科目?”

"胃肠病学系."

“嗯。”陈箓再次点头。黑色的签字笔在他的指尖划出一个美丽的弧度。“那就看看你自己。这次你有什么症状,你如何治疗?”

"……"

叶颖快要哭了。这个突然的课堂问答怎么样了?

然而,没有人能冒犯导师。叶颖认真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昨晚我喝了三杯绿果汁,可能是喝得太多导致了急性胃肠炎。”

说到这里,她真诚地表达了自己的怀疑,“但我以前喝过这个,今晚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东西。再说,我已经吃过肠炎宁了,不过没什么用。”

叶颖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认真思考时,她会睁大眼睛。她以一种无知的方式看着办公桌前的陈箓。她的嘴唇颜色苍白,看起来有些娇嫩动人。

陈箓的心软化了,但他不想戏弄她。他向她挥手说,“坐下。”

"哦"叶颖走过去坐下。他听到陈箓接着问,“你带绿果汁了吗?”

叶颖迅速从包里翻出几袋未开封的绿色果汁,递给了他们。陈箓和余光落在产品包装袋上,咯咯一笑:“你上次喝是什么时候?”

"大三"叶颖回忆道,“当时我和室友一起买的,但是太难喝了。喝了一次之后,我再也没碰过它。今天早上我受到了刺激,所以……”

叶颖及时闭嘴,但还是看到了刘辰似笑非笑的眼神。

他没有急着刺破她,而是慢慢地说:“这包清汁已经过期一年了。这次你不是患急性胃肠炎,而是食物中毒。一般来说,洗胃是必要的,但你的症状似乎相对较轻。稍后挂上水,今晚留在医院观察!”

这是唯一的办法。

今晚挂断急诊部电话的人是叶颖一个人。刘晨很好。他只是带她去挂水。输液室的小护士是新来的。叶颖的血管很细,几次注射后她都没有得到。她痛得大叫。

小护士非常焦虑,几乎哭了。叶颖无奈,只好转移话题安慰她:“没关系。没关系。你已经看过了……哎哟!”

果然,它又迷路了。

刘晨再也看不见了。他拿起输液针,寻找血管,插入针头,一次完成。直到那时,他才避免了叶颖的“皮肉之痛”。

叶颖感动得热泪盈眶。她还没来得及表达感激之情,就看到陈箓抓住她的另一只手,向小护士解释道,“她的血管相对较细。她需要像我刚才那样用力划几下。如果有必要,她可以使用压力带。你能再试一次吗?”

他的声音在月光下融化了,低沉而悦耳。

小护士受到了极大的鼓舞,有些人激动不已。

叶颖急忙缩回手说:“闭嘴!”

叶颖在医院里呆了一整夜,挂了水之后就再也没有腹泻。第二天她醒得很早,医生检查完房间后,她准备快乐地离开医院。

病房的门这时被打开了,刘晨穿着一件干净清爽的白大褂站在她面前。

他拿着一本病历,个子很高。虽然他身后跟着一大群实习生,叶颖第一眼就落在了他身上。

"还觉得恶心,拉肚子,头晕不头晕?"他问道,声音清新愉快。

“没有。”叶颖摇摇头,看到了他在笔记本上记录的东西。他的指尖纤细,用钢笔画画。他也很漂亮迷人。

叶颖当时有点紧张,直到陈箓说“你没事,回去的时候多吃清淡的食物,避免辛辣油腻的食物”,叶颖才回过神来

他看着叶颖,确认了她的点头,然后补充道:“你现在急着回去吗?”

他的目光落在叶颖已经收拾好的敬礼上。

叶辛颖说她当然担心。今天食堂会有辣汤。如果她迟到了,她将不得不等到下周。

但作为一个病人,她当然不能在医生面前说出今天早上的菜单,所以她违背自己的意愿说:“当然不急,陆师傅怎么了?”

"如果你没事的话,跟我去兜兜风。"

事故发生得如此突然。

叶颖一想到已经消失的胡辣汤,就想哭。

幸运的是,刘晨不是唯一奴役她的人。几分钟后,欧秦海和另外两个新生陆续来到医院,和刘晨一起巡视。

在这种情况下,叶颖遇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刘晨。

当他对待哭泣的孩子时,他会用棒棒糖哄他;当他对待虚弱的老人时,他会温柔地安抚他们;当他偶尔遇到不讲道理的病人时,他会理解并以情感回应。

整个病房里有几十个病人,但他们一路走下来,看不出有任何不耐烦。

不知道为什么,叶颖觉得这样的刘晨似乎光彩照人,见她心里莫名其妙地漏了一拍。

当然,如果他不总是给她添麻烦会更好。

"叶颖,你认为这个病人是胃肠炎还是食物中毒?"

“食物中毒潜伏期短,发病突然。根据病人的陈述,应该是食物中毒引起的胃肠炎。”

"久病之后,我学得很快,成了一名好医生?"他美丽的眼睛带着顽皮的微笑看着她。

叶颖敢怒不敢言。

下一秒钟,陈箓把病人的病情记录递给了她。“接下来,你可以记住,你的好记性不如你写的差记性好。当然,在我看来,如果你再想起这些事情,我怀疑你有一些精神缺陷。”

他说这话时,叶颖看见一些实习生默默地停止了写作。

好不容易检查完房间,刘晨拿起叶英的笔记本,又皱起眉头:“这个单词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叶颖知道他要骂她丑,但他看了一眼上一页刘晨流畅的楷书。叶颖默默地收回了抗议。

总的来说,叶颖在今天上午的几轮比赛中感到非常憋屈。

然而,欧秦海有点羡慕地看着她,轻声说:“陆师傅对你很好。”

叶颖怀疑欧秦海今天早上出门时被人抓住了。

然而,陈箓并没有完全疯掉。查房后,他的良心发现他邀请他的同学去食堂吃早餐。

医院的食物很好。叶颖看了看新同学面前的大肉馒头和猪排,又低头看了看面前清汤少水的白米粥。当时,她很难过:“陆老师,你也是你的学生,你怎么能区别对待呢!”

"还记得我今天早上给医生的建议吗?"刘晨说话很慢。

叶颖的声音不自觉地降低了。"吃清淡的食物,避免辛辣油腻的食物."

陈箓很满意。他纤细的指尖点燃了叶颖的眉毛。“很高兴知道。”

他的指尖温暖而凉爽,叶颖没有感到任何疼痛,但是他的心剧烈地跳动着,错过了一次跳动。

她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并从刘晨的语气中认出了宠溺的味道。

这太不可思议了!

叶颖摇摇头不去想,但脸还是不争气地红了,疯狂地低头拉粥,一时间也没注意到海琴正带着钻研的目光。

因为开学后仅仅两天,刘晨就不再让他们呆在医院了。在对他们的家庭作业做了充分的说明后,他们让人们回去。

叶颖看了胡唐林一眼,心里焦急地想回去。她不想一走出医院大门就被刘晨拦住。

“痤疮是一种非常常见的皮肤病。喝绿色果汁不能解决问题。这是我请皮肤科医生开的药膏。请记得回去时应用它。”刘晨说着,把包递给叶颖。

叶颖心里很感动。虽然鲁智深的导师通常有一张有毒的舌头和一张短嘴,但他最终还是有一张硬嘴和一颗柔软的心。

她一想说声谢谢,就听到陈箓补充道:“此外,爱真的有助于调节内分泌和激素水平。你不应该因为痤疮而自卑,不敢交往。爱情是两个人在一起变得更好的过程。”

叶颖把感激的话咽回肚子里,她觉得刘晨是在嘲笑她母亲的独生子。

然而,他说的没错,她确实感到自卑,这种自卑几乎铭刻在她长粉刺近十年后的骨头上。

她以为自己藏得很好,但他找到了她。

叶颖一回到学校,欧秦海就拿着一个粉红色的信封来到她的宿舍。

“你还记得燕尔大师兄王良吗,你能帮我把这个给他吗?”

"学校的草和学生欺负王良?"叶颖娇羞地看着欧海琴,马上会意,“你喜欢他不说吗?别担心,我请客!”

她说着,非常认真地拍拍胸口。

叶颖和王良也有一些重叠。他们两人以前都在自治委员会做过逾期返回记录。这个学生流氓什么都擅长,但电脑操作确实是个问题。叶颖当时也教他们手拉手很久了。

晚上,叶颖猜到王良也应该从图书馆回来,于是他买了一块炸鸡牛排,一边吃一边拿着信封站在宿舍门前。谁想在等王良之前见到刘晨?

他开着一辆黑色奔驰,停在她面前,拉下车窗,用冰冷的声音看着她:“你在吃什么?”

叶颖害怕得连一块鸡肉都吃不下,差点噎死。

刘晨干脆下了车,用手拍拍她的背。

只有当叶颖顺心情不好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这两个人确实有些不对劲。她后退了一步,问道:“这么晚了,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我在老师宿舍留了些东西。我会回来拿的。”刘晨随口解释道,仍然不忘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觉得你的粉刺少了还是肠胃感觉好了?油炸食物是你现在能吃的吗?”

每个单词都有自己的意思。

叶颖后悔了:“对不起,陆师傅,我错了。”

话音刚落,她就听到一个老熟人的声音:“叶颖,你怎么来了?”

叶颖茹被赦免了。

她对刘晨说:“我朋友打电话给我,我先走。”她屁颠屁颠地跑到王良,开心地笑着把粉色信封递给他。

也不知道叶颖和人是怎么说的,刘辰见男孩笑着接过她的信封,顺手摸了摸她的头。

刘辰微眯了眯眼睛。

叶颖第二天第一个到达医院。她以为刘晨会给她好看,即使她不表扬他,但是他今天早上好像吃了炸药。

“到医院来和好吧。你是来表演的吗?”

“你不是说你今天在诊所,不用进手术室,所以……”

“那你为什么会想到粉刺呢?你的口红是什么颜色,死芭比粉?”

叶颖:“……”

让我们忘记人身攻击。攻击她心爱的迪奥999太过分了。

叶颖正要抗议,这时有人进来了。

叶颖听到她抬头的声音,看见王良对她微笑:“你今天气色真好。”

"谢谢你"叶颖娇羞一笑,她冲刘辰挑了挑眉毛。

听着,直男应该向王良同志学习更多。

王良递给她手里的豆浆油条。"我刚刚经过食堂,顺便给你带了一份."

叶颖马上明白了,“别担心,当秦海来的时候,我一定会递给她美味的早餐。”

王良想知道,“你为欧·秦海做什么?”

“你昨晚没有……”叶英刚想说点什么,但话被刘晨打断了,“你还不走?我和你的导师关系很好。你想让我和他谈谈吗?”

“不需要,完全不需要。”王良用手示意,刚转身要走,欧秦海迎面走了进来。

叶颖把“爱的早餐”递给欧秦海,用“你知道”的表情指着王良的背。

欧秦海看着身后的叶颖和刘晨,若有所思。

一周后,王良每天准时送上一份“爱情早餐”,而叶英每天都被陈箓的“毒舌”攻击。

叶颖觉得她就像一个穷学生,上学时受到老师的密切关注。每当她遇到问题,她都会第一个被陈箓点名。如果她不能回答他们,她将在公共场合被“羞辱”。

“刘晨,你不是人类!”叶英刚从食堂出来,打着嗝说了这话,嘴里有韭菜和鸡蛋的味道。

然后她在不远处看见了刘晨。

他手里推着手推车。病人的嘴里满是血,他的表情非常痛苦。

“病人的食道破裂了,医院没有足够的ab型血。请尽快联系血库调整血液!”他看到叶颖,做了一个简短的解释,然后立即朝手术室跑去。

情况紧急,叶颖立即去联系,但ab型号已经很短,暂时无法发货。

她突然想到自己是ab型血,于是立即跑到了采血室。

抽了300毫升后,叶颖觉得自己精神很好,害怕血不够。她骗护士多抽了200毫升。她只是想去手术室看看情况,但她此刻觉得很黑,昏了过去。

叶颖醒来时,他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刘晨仍然穿着浅蓝色的手术服和头盔。似乎他一离开手术室就来看她了。

叶颖依稀记得她昏倒了。只是想问一下病人的情况,陈箓首先说,“还有什么问题吗?”

叶颖摇摇头,诚实地说,“我的头有点晕。”

“还有什么?”

“不。”

"那我问你,输血的标准是什么?"

陆老师的小班真的要来了。

叶颖知道问这个问题的目的是什么,所以他非常内疚地回答:“体重在50公斤以上,抽血量不应超过400毫升。”

“你有几斤重?你吸了多少血?”刘晨说这话的时候皱起了眉头,他的头发仍然戴着手术帽,但是他的五官很精致,甚至他皱眉的样子也很吸引人。

叶颖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但陈箓坚持说,“如果输血太多会怎么样?”

头晕、休克甚至危及生命。

但是叶颖现在不想和这些问题作斗争。她下意识地避开陈箓的视线,低声说道,“你说过医生的首要任务是治疗病人和拯救生命。在刚才的情况下,我不能想太多。”

"我还说过,比救人更重要的是确保他们的人身安全."刘晨眉头又紧了几分。

叶颖突然不明白,他们明明只是师生关系,但是刘晨关心她,是不是太多了?

这时候病房安静了下来。叶颖还不想说什么。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王良插嘴说:“我听说你献血过多晕倒了。你为什么这么粗心……”

"有人教过你开门前敲门吗?"刘晨用冷漠的语气打断了他。

王良尴尬地站着,叶颖看不过去。他正要说些什么来缓和气氛,这时他看到刘晨淡淡地笑了。然后他俯在她的耳朵上,用只有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如果你被要求坠入爱河,你真的会坠入爱河。你平时怎么不这么听话?”(作品名称是陆大师的妻子追求计划。作者:安静,少说。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澳门美高梅 浙江快乐十二 安徽11选5投注 快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