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博竞技_“网瘾中专生”姚剑军的逆袭之路

2020-01-10 11:27:31

平博竞技_“网瘾中专生”姚剑军的逆袭之路

平博竞技,“网络对每个人都是平等,没有高低贵贱,没有美丑贫富,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张扬他梦想的灵魂,可以咆哮,可以呐喊,也可以哭泣。”进入互联网后,姚剑军在个人博客上写下这样一段话。

如今晃眼近20年过去,昔日自认身无所长的“网瘾”中专生,早已蜕变为两家上市公司的掌舵者,头顶“80后创富代表“、“千万身价草根站长”等头衔。

在互联网上,姚剑军也算得上“得偿所愿”。

瘦削的身材,配以黑框眼镜、t恤牛仔裤这些it人的标配,乍眼一看,姚剑军给人的感觉就是互联网“老炮”。

如果当初没有选择闯入互联网,如今的光景会怎样?对于这个假设性问题,姚剑军也曾问过自己。

几天前,姚剑军在个人微博上转发了一条叫昌硕的iphone手机代工厂的视频,并感慨,“2000年我中专毕业也差点去了电子厂流水线,就因为认为自己不能认命坚决不去才进了互联网行业,不知道当时去了现在是什么样...”

这样的“天问”,难以作答,也无从作答。但当年那次“赌博性”的选择成了他人生的分水岭。

那一年,姚剑军18岁,刚从重庆一所中专机械电子专业毕业,跟班上的同学一起被分配到福州一家电子厂做流水线工人,工资每月1800元,但姚剑军拒绝服从安排,“当时我觉得我要去电子厂肯定就完了。”多年后姚剑军这样回忆当时的情形。

不去做流水线工人,总得找些事做吧。可悲的是,对自我一番认知下,姚剑军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什么技能,除了打游戏,没有都不会”。中专三年,就像他的网名“阿飞”一样,是十足的“飞仔”,抽烟喝酒逃课打游戏,一样不落下,校门口的游戏机房成了他的驻扎地,从过去的单机游戏到mud文字游戏,以及web游戏“江湖”,样样精通,而“给我们上课的老师到底是谁我都不认识”,他如此回忆那段荒唐的岁月。

不过2000年初,在厦门海沧实习时接触互联网的经历,让他看到了希望。既然“正事”上身无所长,只能另辟蹊径,于是,决意自我掌控命运的姚剑军返回家乡福建泉州进军互联网,从自学编程开始。

对于儿子的选择,在当地做村支书的父亲给予支持。那是拨号上网的年代,网速不仅慢,价格还高昂(一小时6块钱),一个月下来,光是上网费就高达上千元。当时姚剑军只有一个想法:养活自己。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很快,他的个人主页收到了8848和易趣寄来的广告费——300多元。当邮局送来汇款单的时候,他的父母深感诧异,不明白为什么每天在家不出门也能挣钱,哪怕后来姚剑军创办的两家公司享联科技和飞鱼科技上市,他们依旧疑惑。

如果说此前的试水还只是小打小闹,那么“我爱我网”的诞生则是姚剑军真正意义上的创业。都说“久病成良医”,在“江湖”这一款web游戏时,姚剑军萌生自己做一个网站的想法,于是“我爱我家”这个集新闻游戏娱乐于一身的“个人门户网站”横空出世。姚剑军也随之纵身一跃,从一个单纯的玩家变成一个制定游戏规则的江湖站长。

“我爱我家”反响不错,尤其是江湖游戏这一板块,姚剑军意识到,互联网这条路走对了。

只不过,随着一大批相似网站的相继涌入,“我爱我家”网遭受重创,2001年9月,姚建辉不得不“含泪”关闭网站。随后捣鼓的永春信息港本地网站也因用户太少而夭折。

接连的失利并没有挫伤姚剑军的积极性,反而一直努力寻找新的机会,“就像我喜欢开车,我发现如果你开一个大直道一点意思都没有,反而你过好每一个弯对你来讲是更有意思的事情。”他说。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2002年初,姚剑军终于找到新的机会——做一个帮助站长的网站,他拉来网友“顽石”(李伟平)一起创业,经过两个月的日夜忙碌,中国站长站应运而生,这就是后来鼎鼎有名的站长之家。那一年,姚剑军刚满20岁。

在那个万物待兴的草莽时代,大量草根群体涌入互联网这个赛道,踩准痛点的中国站长站备受追捧,成为当时中国站长必上的网站。到第二年的时候,中国站长站每日已有近20万的访问量,战绩不俗。

去年1月初,历经多次转型,站长之家的母公司享联科技挂牌新三板,迎来一个阶段性的胜利。站长之家给予姚剑军的荣光,不仅仅是一家上市公司,还有丰厚的人脉,美图秀秀创始人吴欣鸿以及天使投资人蔡文胜,就是在创办站长之家期间结识的。

同为福建泉州老乡、又是草根(蔡文胜和吴欣鸿都是高中辍学),三人一见如故。2002年,由蔡文胜投资,姚剑军和吴欣鸿用520.com域名做社交网站,主要以付费会员交换线上好友联系方式的模式搞营收。

2005年,在蔡文胜的建议下,姚剑军与其他三位公司创始人成立厦门享联科技,除了以公司化的方式运营中国站长站,还推出了cnzz服务企业的数据平台。

6年后,“cnzz”被阿里巴巴高价收购。

经吴欣鸿介绍,姚剑军又结识了后来的创业伙伴陈剑瑜,便有了后来飞鱼科技上市的故事。

2014年12月冬夜,飞鱼科技上市前夕,姚剑军和搭档陈剑瑜漫无目的地在铜锣湾街头游荡。入冬的寒风阵阵袭来,他们顺势一头扎进路边一家不起眼的街机店,在“红警”和“街头霸王”的老式游戏中消磨时间。

姚剑军自己也未曾想过,“笑傲江湖”一役败北后,有一天还会在游戏上“东山再起”。

2008年,走过群雄并起的草莽岁月,互联网此时早已寡头林立,巨头们绞杀下,站长手中的流量再难变现,而网页游戏此时却如火如荼,在现实面前,原本不想再碰游戏的姚剑军决定把游戏放入各大网站联运会另谋出路,创办了一家名为”光环游戏“的新公司。

起初的那两年,姚剑军的日子很难熬。由于研发的第一款产品以失败告终,这意味着两年的投入颗粒无收,更惨的是,资金链面临断裂,为此姚剑军不得不抵押房子周转。最难熬的时候,他又重拾戒掉多年的烟。

好在靠第二款产品《神仙道》熬过来了,随后姚剑军着手布局手游。至于2013年陈剑瑜创办的与凯罗天下合并一事,姚剑军说,那是自然而然的事。

“我和小鱼很多做事风格都相像,他也是做产品出身,对于很多东西要求比较高,我自己也常年做产品,喜欢这种人。我们看某一款游戏,某一款车都常常会有共同的想法,这种人可能一辈子也不会遇到几个。”姚剑军这样谈论两人的合作。

于是9月的某一天,在陈剑瑜的办公室,姚剑军对他说,“小鱼,咱们合并吧。”就这样,两家公司走在了一起。

值得一提的是,飞鱼科技在2017年遭受重创,仅仅2017年上半年营收同比下滑42.4%,随之公司股价一路狂跌,截止日前,市值已由上市时的30多亿港元跌至5.39亿。

姚剑军的“游戏梦”未来如何,留给时间去给答案。

作者:电商报 李迎

(本文为电商报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